• 是穷人枷锁还是富人“特权”?菲律宾艰难推动离婚合法化 2018-03-26
  • 好听的网络歌曲排行榜 2018-03-26
  • 山东济宁三位年轻创客种果树种出了名堂 2018-03-26
  • 逛巴扎 吃烤肉 谈致富 聚人心——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好亲戚 2018-03-26
  • 广西政协原副主席刘君被开除党籍 降为副处级 2018-03-26
  • 6.17国锐境界湖景独栋盛大启幕 2018-03-26
  • 孙瑜退出全英赛女单实力被削减 女双增两组国羽选手 2018-03-26
  • 《巡视利剑》:顺党心合民意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考虑放宽对国外电动汽车制造商政策限制 2018-03-26
  • 不忘初心 不惧将来 ——《看见》读后感 2018-03-26
  • 强国博客新版上线:说体验的感受 寻心中的名博—强国博客管理员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委员热议机构改革:符合外交需要 体现大国胸怀 2018-03-26
  • 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(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全文完整版 2018-03-26
  • 泰州市行政体制机制改革今年将有系列新动作 2018-03-26
  • 龙口这天气昨天热死人 明天冻煞人! 2018-03-26
  • 官方下载pc蛋蛋 > 明星 > 主人请你别惹我 >


      该死!这女人如果再不放过她,她真的会考虑用她的包包当武器砸人了。

      马娜娜还想再开口讲话,这时,她的眼前突然一亮,发现了司圣男的存在?!白懿迷绨病?br />
      始终环抱著胸的司圣男皮笑肉不笑的向她点了点头,“我刚刚好像听到你们的争辩声,怎么回事?”

      “是这样子的总裁,这个女的口口声声说她是来圣雷应征的,可是您知道吗,她的学历才只到专科,怎么配进圣雷的大门啊,不知道是哪个主考官瞎了眼,竟然把她选进来……”

      听到这里,纪文静忍不住为马娜娜掬一把同情的泪。瞎了眼的主考官?呵!这个形容词贴切得让她偷偷兴奋一下。

      反观司圣男的俊脸则变得有些可怕,他面带邪佞的冷冷注视著讲得滔滔不绝的马娜娜。

      “抱歉打断你慷慨激昂的言词一下……”冷酷的声音成功的令马娜娜闭上嘴。

      “我觉得自己的视力到目前为止还算正常,不知道马主任的哪只眼睛出现了问题,为什么会说我瞎了眼呢?”

      “我哪敢说您瞎了眼,我说的是征选了这女人的那位主考官……”

      像是意识到什么,她突然张大了嘴,不敢相信的死瞪著脸很臭的司圣男,“难、难道总裁就是那位主考官?”

      “很不幸你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?!?br />
      他优雅地抚著自己俊俏的下巴,“让我来想一想,对于那些出口成脏,而且还胆敢冒犯上司的员工,我应该给予怎么样的惩罚?”

      “总裁……”

      “卷铺盖滚出公司?”

      “不要啊……”马娜娜被吓得一脸苍白。

      “是呀,这样的惩罚的确有些过于残忍,毕竟马小姐只不过骂了我是个瞎子而已?!?br />
      司圣男的表情就像在逗弄一只濒临死亡的害虫,他继续装出一副沉吟的模样,“连降十八级……”

      “???可是我现在的职位才只是个部门的小主任……”连降十八级,那会是什么身份?

      “对厚!”他以拳击掌,认同的点头,“如果连降十八级,可能你就要被降到娘胎里了,这样总是不太好,况且现在工作不太好找,一旦我解雇了马主任,其它员工说不定会说我是个无情的上司呢,好吧,看在上帝的份上……”

      邪恶的光芒重现于他的瞳孔内,他性感的唇角再次浮现出一抹恶魔般的笑容,“我就将马主任暂时降到清洁阿桑的行列中吧?!?br />
      “什么”

      耳膜险些被马娜娜的尖叫声刺穿,纪文静不敢相信的看著司圣男。他这是在帮她出气吗?

      “执行之日就在今天,如果马小姐想辞职不干的话,可以,不过你会一毛资遣费都拿不到,不过,如果你做满三个月的话,我会要人事部门斟酌给予一些慰劳金,你考虑一下吧!”

      “我不服!总裁,我不过就是针对一下这个姓纪的女人而已……”

      “难道没有人通知过你,这个姓纪的女人是我罩的吗?”

      “呃?”

      司圣男突然一把将纪文静扯到怀中,很霸道的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      “既然她是属于我管的,那么可以整到她的人就只能是我一个,马小姐,现在可以去人事部门那辞呈来写,也可以去管理部门报道,就是别继续挡在这里?!?br />
      说完,他揽著纪文静的肩转身走进私人电梯,理都不理身后马娜娜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。

      纪文静忍不住从他的臂弯中仰起下巴,“那个……你不觉得让个部门主任去清洗厕所很残忍吗?”

      虽然知道他是在帮她,不过她还真有点同情马娜娜。

      “你是在告诉我,你自愿要代替她去扫厕所?”他垂著头,没好气的警告道。

      “我有这么说过吗?”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?至少一分钟前,她还以为他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?

      “那就不要为那种讨厌的女人求情?!?br />
      他揽著她的力道中带著一股强悍,展现他的不悦。她是他一个人的专属品,哪容得了别人欺负,何况马娜娜居然将下等人那种词藻骂她,所以她该死!

      纪文静仿佛从这男人身上看到一股?;び?,这让她很迷惑。司少爷不喜欢别人欺负她,她可以理解,毕竟从小他就把她当成他的所有物,不过他这一身的怒气是怎么回事?像是比她这个当事人更不能接受她被人家重伤似的……

      “她为什么要针对你?”当电梯缕缕上升的时候,他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      认识文静的时候,大家都还年少,他只知道她没有爸妈,跟她爷爷相依为命。

      后来他去美国,期间曾听家人提及过她爷爷过世的消息,不过当时他早就跟她失去联系,问家人,他们也说是辗转听说著消息的,连想打电话安慰她,也办不到。


    官方下载pc蛋蛋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官方下载pc蛋蛋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