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是穷人枷锁还是富人“特权”?菲律宾艰难推动离婚合法化 2018-03-26
  • 好听的网络歌曲排行榜 2018-03-26
  • 山东济宁三位年轻创客种果树种出了名堂 2018-03-26
  • 逛巴扎 吃烤肉 谈致富 聚人心——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好亲戚 2018-03-26
  • 广西政协原副主席刘君被开除党籍 降为副处级 2018-03-26
  • 6.17国锐境界湖景独栋盛大启幕 2018-03-26
  • 孙瑜退出全英赛女单实力被削减 女双增两组国羽选手 2018-03-26
  • 《巡视利剑》:顺党心合民意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考虑放宽对国外电动汽车制造商政策限制 2018-03-26
  • 不忘初心 不惧将来 ——《看见》读后感 2018-03-26
  • 强国博客新版上线:说体验的感受 寻心中的名博—强国博客管理员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委员热议机构改革:符合外交需要 体现大国胸怀 2018-03-26
  • 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(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全文完整版 2018-03-26
  • 泰州市行政体制机制改革今年将有系列新动作 2018-03-26
  • 龙口这天气昨天热死人 明天冻煞人! 2018-03-26
  • 官方下载pc蛋蛋 > 蔡东藩 > 前汉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三十九回 讨淮南箭伤御驾 过沛中宴会乡亲(2)


      时方新秋,御跸启行,战将多半相从,惟留守诸臣,辅着太子,得免从军,但皆送行出都,共至霸上。留侯张良,平时多病,至此亦强起出送。【想是辟谷所致?!?/font>

      临别时方语高祖道:“臣本宜从行,无如病体加剧,未便就道,只好暂违陛下!惟陛下此去,务请随时慎重,楚人生性剽悍,幸勿轻与争锋!”

      高祖点首道:“朕当谨记君言?!?br>
      良又说道:“太子留守京都,关系甚重,陛下应命太子为将军,统率关中兵马,方足摄服人心?!?br>
      高祖又依了良议,且嘱良道:“子房为朕故交,今虽抱病,幸为朕卧傅太子,免朕悬念?!?br>
      良答道:“叔孙通已为太子太傅,才足胜任,请陛下放心?!?br>
      高祖道:“叔孙通原是贤臣,但一人恐不足济事,故烦子房相助,子房可屈居少傅,还望勿辞!”

      良乃受职自归。【无非为着太子?!?/font>

      高祖又发上郡北地陇西车骑,及巴蜀材官,并中尉卒三万人,使屯霸上,为太子卫军。部署既定,然后麾兵东行,逐队进发。

      布已出兵略地,东攻荆,西攻楚,号令军中道:“汉帝已老,必不亲来,从前善战诸将,只有韩信彭越,智勇过人,今已皆死,余不足虑,诸君能努力向前,包管得胜,取天下也不难呢!”

      部众闻命,遂先向荆国进攻。荆王刘贾,战败走死。布取得荆地,复移兵攻楚。楚王刘交,分兵三路,出城拒布,有人谓楚统将道:“布善用兵,为众所惮,我若并力抵拒,还可久持。今作为三路,势分力散,彼若败我一军,余军皆散,楚地便不保了!”

      楚将不从,果然两造交锋,前军为布所败,左右二军,不战自溃,楚将亦遁。就是楚王刘交,也保不住淮西都城,避难奔薛。布以为荆楚已下,正好西进,遂如薛公所料,甘出下计,溯江西行,及抵蕲州属境会甄地方,正值高祖亲率大队,迤逦前来。布望将过去,隐隐见有黄屋左纛,却也吃了一惊。【偏不如汝所料?!?/font>但势成骑虎,不能再下,只得摆成阵势,与决雌雄。

      高祖就庸城下营,登高窥敌,见布军甚是精锐,一切阵法,仿佛与项羽相似,心下很是不悦,因即策励诸将,出营与战。布严装披挂,立住阵门,高祖遥与布语道:“我封汝为王,也足报功,何苦兴兵动众,猝然造反!”

      布说不出甚么理由,但随口答说道:“为王何如为帝,我亦无非想做皇帝呢!”【倒也痛快?!?/font>

      高祖大怒,痛骂数语,便即用鞭一挥,诸将依次杀出,突入布阵。布令前驱射箭,群镞齐飞,争注汉军,汉军虽不免受伤,仍然拚死直前,有进无退。高祖也冒矢督战,毫无惧色。忽遇一箭飞来,迫不及避,竟中胸前,还亏身披铁甲,镞未深入,不过入肉数分,痛楚尚可忍耐。高祖用手扪胸,?;ね创?,越觉得怒气上冲,大呼杀贼。

      诸将见高祖已经中箭,尚且舍命奋呼,做臣子的理应为主效劳,争先赴敌,还管甚么生死利害,但教一息尚存,总要拚个你死我活,于是从众矢攒集的中间,拨开一条血路,齐向布阵杀入。布兵矢已垂尽,汉军气尚未衰,顿时布阵捣破,横冲直撞,好似生龙活虎,不可复制,布众七零八落,纷纷四溃,布亦禁止不住,带领残骑,回头退走。

      高祖尚麾众追击,直逼淮水。布兵渡淮东行,只恐汉军追及,急忙凫水,多被漂没。及渡过对岸,随兵已不满千人,再加沿途散失,相从只百余骑兵,哪里还能保守淮南。布势尽力穷,不敢还都,专望江南窜走。适有长沙王吴臣,贻书与布,叫他避难长沙。

      吴臣即吴芮子,芮已病殁,由臣嗣立,与布为郎舅亲。布得书心喜,急忙改道前往。行至鄱阳,夜宿驿中,不料驿舍里面,伏着壮士,突起击布。布猝不及防,竟被杀死,好与韩信彭越一班阴魂,混做一淘,彼此诉苦去了??垂俨槐叵覆?,便可晓得杀布的壮士,乃是吴臣所遣。既得布首,当然赍献高祖,释嫌报功。【大义灭亲,原不足怪,但必诱而杀之,毋乃不情?!?/font>

      那时高祖已顺道至沛,省视故乡父老,寓有衣锦重归的意思。沛县官吏,预备行宫,盛设供帐,待至高祖到来,出城跪迎。高祖因他是故乡官吏,却也另眼相看,就在马上答礼,命他起身,引入城中。百姓统扶老携幼,欢迎高祖,香花载道,灯彩盈街,高祖瞧着,非常高兴,一入行宫,即传集父老子弟,一体进见,且嘱他不必多礼,两旁分坐。沛中官吏,早已备着筵席,摆设起来。高祖坐在上面,即令父老子弟,共同饮酒,又选得儿童二百二十人,教他唱歌侑觞,儿童等满口乡音,咿咿呀呀的唱了一番,高祖倒也欢心。并因酒入欢肠,越加畅适,遂令左右取筑至前,亲自击节,信口作歌道:

      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

      歌罢,命儿童学习,同声唱和。儿童伶俐得很,一经教授,便能上口,并且抑扬顿挫,宛转可听,引得高祖喜笑颜开,走下座来,回旋动舞。【无赖依然旧酒徒?!?/font>舞了片刻,又回想到从前苦况,不由的悲感交乘,流下数行老泪。父老子弟等,看到高祖泪容,都不禁相顾错愕。高祖亦已瞧着,便向众宣言道:“游子悲故乡,乃是常情。我虽定都关中,万岁以后,魂魄犹依恋故土,怎能忘怀?且我起自沛公,得除暴逆,幸有天下,是处系朕汤沐邑,可从此豁免赋役,世世无与?!?br>
      大众听了,俱伏地拜谢。高祖又令他起身归座,续饮数巡,至晚始散。到了次日,复使人召入武负,王媪,及亲旧各家老妪,都来与宴。妇女等未知礼节,由高祖概令免礼,大众不过是敛衽下拜,便算是觐见的仪制。草草拜毕,依次入座。高祖与他谈及旧事,相率尽欢,且笑且饮,又消磨了一日。嗣是男女出入,皆各赐宴,接连至十余日,方拟启行,父老等固请再留。高祖道:“我此来人多马众,日需供给,若再留连不去,岂不是累我父兄?我只好与众告辞了!”

      乃下令起程。

      父老等不忍相别,统皆备办牛酒,至沛县西境饯行,御驾一出,全县皆空。高祖感念父老厚情,命在沛西暂设行幄,与众共饮,眨眨眼又是三日,始决计与别。父老复顿首请命道:“沛中幸免赋役,唯丰邑未沐殊恩,还乞陛下矜怜!”

      高祖道:“丰邑是我生长地,更当不忘,只因从前雍齿叛我,丰人亦甘心助齿,负我太甚,今既由父老固请,我就一视同仁,允免赋役罢了?!?font color="#800000" style="font-size: 10pt">【雍齿已给侯封,何必再恨丰人?】


      父老等再为丰人叩谢。高祖待他谢毕,拱手上车,向西自去。父老等回入沛中,就在行宫前筑起一台,号为歌风台。曾记清朝袁子才,咏有歌风台诗云:

      高台击筑记英雄,马上归来句亦工。
      一代君民酣饮后,千年魂魄故乡中。
      青天弓剑无留影,落日河山有大风。
      百二十人飘散尽,满村牧笛是歌童。

      高祖行次淮南,连接两次喜报,心下大悦。究竟所报何事,待看下回自知。

     ?。?=*==*

      韩彭未反而被戮,英布已反而始诛,是布固明明有罪,与韩彭之受戮不同。然韩彭不死,布亦未必遽反,兔死狐悲,物伤其类,布之反,实汉高有以激成之耳!究令布终不反,亦未必免祸。功成身危,千古同嘅,此张子房之所以独称明哲也。及高祖破布,过沛置酒,宴集父老,大风作歌,慨思猛士,是岂因功臣之死,自觉寂寥,乃为慷慨悲歌乎?夫猛士可使守,枭将亦不反矣。甚矣哉高祖之徒知齐末,不知揣本也!


    官方下载pc蛋蛋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官方下载pc蛋蛋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