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是穷人枷锁还是富人“特权”?菲律宾艰难推动离婚合法化 2018-03-26
  • 好听的网络歌曲排行榜 2018-03-26
  • 山东济宁三位年轻创客种果树种出了名堂 2018-03-26
  • 逛巴扎 吃烤肉 谈致富 聚人心——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好亲戚 2018-03-26
  • 广西政协原副主席刘君被开除党籍 降为副处级 2018-03-26
  • 6.17国锐境界湖景独栋盛大启幕 2018-03-26
  • 孙瑜退出全英赛女单实力被削减 女双增两组国羽选手 2018-03-26
  • 《巡视利剑》:顺党心合民意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考虑放宽对国外电动汽车制造商政策限制 2018-03-26
  • 不忘初心 不惧将来 ——《看见》读后感 2018-03-26
  • 强国博客新版上线:说体验的感受 寻心中的名博—强国博客管理员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委员热议机构改革:符合外交需要 体现大国胸怀 2018-03-26
  • 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(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全文完整版 2018-03-26
  • 泰州市行政体制机制改革今年将有系列新动作 2018-03-26
  • 龙口这天气昨天热死人 明天冻煞人! 2018-03-26
  • 官方下载pc蛋蛋 > 原振侠传奇 > 催命情圣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三九


      原振侠在黄绢的质押下,走出了黄绢的办公室。一出了办公室,立刻就加入了两个武装的军官,都持着新型的自动步枪。

      原振侠昂然向前走着,他根本没有把质押自己的军官和黄绢放在心上。因为他知道,这时黄绢心中对自己再恨,也不会杀自己,留着自己,才能和玛仙谈判,才有希望挽救李固。

      他这时,也不打算反抗,一切等见到了玛仙再说。

      原振侠做这样的打算,本来并没有错??墒墙酉吕捶⑸氖?,使他知道自己对黄绢的厉害,低估了许多!

      原振侠经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之后,在走廊尽头有两扇门。才一来到门前,一扇门就向一旁移开。

      原振侠在这时候,已经怔了一怔——这扇门看来和普通的房门无异,可是凭原振侠丰富的冒险生活经验,他一看就可以看出,那是十分厚重的金属门。而且是电动开合,普通的方法,不容易打开它。

      而且,这扇门打开之后,所看到的,是另一扇门!

      这样的设置,自然是为了保卫和安全的理由,使外面的人,不容易进入,当然,也可以使得进去的人,不容易离开。所以原振侠并没有跨进门去,而是在门口站定。

      他听得黄绢在身后喝:“进去!”

      原振侠仍然不动:“把另外一扇门也打开来!”

      黄绢冷冷地回答:“第一扇门关上了,第二扇门才能打开!”

      原振侠冷笑:“我要和玛仙会面!”

      黄绢疾声道:“你进去,我保证你能见到她!”

      原振侠陡然回头,盯向黄绢,黄绢迎接着他的目光。原振侠立时转开头去,没有再说甚么,因为在黄绢的眼神之中,他看出黄绢的保证,并没有说谎——他进门去,可以见到玛仙。

      他心念电转间,这时想到的是,一切都等见了玛仙再说。两个人在一起,总比见不了面好!

      所以,他没有再坚持,一步跨了进去——不多久,他就发觉自己犯了错误!

      他才一跨进去,那扇门就在他的身后,迅速移上。原振侠反手在门上叩了一下,果然那是一扇十分厚重的金属门。而也在这时,他面前的那道门,已移了开来,原振侠一看到门内的情形,就知道上当了!

      那扇门内,是一片相当大的空间。那是名副其实的“空间”,约莫三十平方公尺的面积,一无所有,只是一间空房间!

      空房间的四壁,全是银灰色的墙,原振侠一眼看得清清楚楚,哪里有玛仙的踪迹!

      原振侠发出了一下愤怒的吼叫声:“想不到你堕落到这种地步!”

      他是在指责黄绢给了他假的保证,他也知道这里必然有着传音的装置。

      果然,他的话才一住口,就听到了黄绢的声音:“你进门去,自然可以看到她!”

      原振侠迅速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处境,现在不进去,一时之间,只怕也未必能破坏身后那扇金属门。进去之后,虽然多了一道门,但若能破坏一重,一定可以破坏两重,处境不会坏得太多。

      进得门去,若是再不能见到玛仙,再和黄绢理论!

      所以,他一面发出“嘿嘿”的冷笑声,一面已经跨进了那扇门。

      这时,原振侠在想的是:这房间中,可能还有甚么暗门,可以放玛仙进来。

      可是接着,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!

      他向前走着,站在这房间的中心,也就在这时,他听到黄绢的声音自左首传来。他连忙循声看去,看到了玛仙,也看到了黄绢。

      他在十分之一秒钟之内,已经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!可是他自然而然的反应,还是向前直扑了出去,结果是他的双手,按在一个十分光滑的平面之上——他确然看到了玛仙,而且也听到了玛仙的声音,可是他和玛仙之间,却隔了一重或者是几重单面透明的装置。

      这种单面透明的装置,应用得相当普遍。有的,一面是透明的玻璃,一面是镜子;有的,就像这间房间一样,一面是玻璃,另一面,看起来是银灰色的墙。

      这时,对原振侠来说,整幅墙都透明,他和玛仙之间,就像完全没有隔膜一样。但是他知道,在玛仙看来,看到的只是整幅银灰色的墙,非但看不到他,而且也听不到他的声音。

      虽然明知这一点,他还是在这显然由钢化玻璃制成的“墙”上,用力拍打着,和重重踢了几脚。而且,大声唤叫着玛仙。

      他也知道,这种装置,是可以控制的——只有一面透明,或是两面都变得透明,都可以控制,声音的传送情形,也是一样。

      这时,他看到的情形,是黄绢和玛仙面对面地站立着——那个房间的情形,和原振侠所在的一样,也是甚么也没有?;凭疃⒆怕晗?,神情冷酷,玛仙仍然那么美丽,可是看起来却瘦了不少。

      她们两人可能已交谈过,可是原振侠由于发现自己上了黄绢的当,剎那之间,十分激动,所以并没有留意去听。这时,他略微定下神来,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黄绢说的?;凭罨幼攀郑骸霸裣涝谖艺饫?!”

      玛仙笑得十分自然:“我知道,他就在那里——”


    官方下载pc蛋蛋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官方下载pc蛋蛋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