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是穷人枷锁还是富人“特权”?菲律宾艰难推动离婚合法化 2018-03-26
  • 好听的网络歌曲排行榜 2018-03-26
  • 山东济宁三位年轻创客种果树种出了名堂 2018-03-26
  • 逛巴扎 吃烤肉 谈致富 聚人心——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好亲戚 2018-03-26
  • 广西政协原副主席刘君被开除党籍 降为副处级 2018-03-26
  • 6.17国锐境界湖景独栋盛大启幕 2018-03-26
  • 孙瑜退出全英赛女单实力被削减 女双增两组国羽选手 2018-03-26
  • 《巡视利剑》:顺党心合民意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考虑放宽对国外电动汽车制造商政策限制 2018-03-26
  • 不忘初心 不惧将来 ——《看见》读后感 2018-03-26
  • 强国博客新版上线:说体验的感受 寻心中的名博—强国博客管理员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委员热议机构改革:符合外交需要 体现大国胸怀 2018-03-26
  • 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(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全文完整版 2018-03-26
  • 泰州市行政体制机制改革今年将有系列新动作 2018-03-26
  • 龙口这天气昨天热死人 明天冻煞人! 2018-03-26
  • 官方下载pc蛋蛋 > 原振侠传奇 > 催命情圣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三七


      就在原振侠还存着一丝侥幸之心,以为黄绢可能还不知道“血魇法”的真正内容之时,黄绢已经毫不容情,一字一顿地道:“只要取得她的一滴血就够了,我不信我会做不到这一点!你也相信我可以做得到的,是不是?”

      原振侠在这时,反倒坚强了起来。人的心理都是这样的,当一些事还没有真发生的时候,会十分害怕。

      害怕的原因,是由于还多少存着一丝希望,希望这事不会发生。存了侥幸的心,人就会变得懦弱——人若是知道自己可以逃生,就不会拚死,等到明白了唯有拚死,绝无逃生之望时,也就无所畏惧了。

      原振侠这时的情形就是这样,他已经知道黄绢得悉了一切,也知道黄绢必然会照着她的计划去做,其间绝无妥协的余地,他反倒镇定了下来。

      他缓缓吐了一口气:“我并不像你那样乐观,别说她有巫术防身,就算她存心躲着你,你也无法把她找出来!”

      黄绢突然瞇起了眼睛,面肉在不由自主抽搐,可是她的声音,听来却十分平静:“是吗?是啊,地球那么大,一个存心要躲起来的人,要找她出来,谈何容易!”

      原振侠又不禁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战。他熟悉黄绢的为人,知道黄绢这时说的是反话,也就是说,黄绢已大有把握,把玛仙找出来!

      可是原振侠一时之间,却想不到黄绢有甚么方法,可以找出玛仙来?连他的千般思念,都未能令玛仙现身,黄绢有甚么方法?

      当他这样想的时候,他两道浓眉,自然而然向上扬了一扬。

      原振侠了解黄绢的程度,和黄绢了解原振侠的程度一样。一看到了他那种神情,黄绢就可以知道他的心中,正在想着甚么。

      黄绢居然看来十分闲适地伸了一个懒腰——她一定很久没有这个动作了,所以看来相当生硬做作。她道:“本来,我也几乎绝望了,可是——”

      她说到这里,伸手直指原振侠:“你出现了,我就立刻有了使玛仙出现的绝佳方法!”

      黄绢伸手直指向原振侠时,原振侠已经想到黄绢的办法了!他心头狂跳,可是却力求镇定——黄绢是要扣留他,对他不利,由此把玛仙引出来!

      虽然这种方法十分下流,而且陈旧之极,可是却也十分有效!

      原振侠暗骂自己,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,现在变成自投罗网了!但是他继而一想,也就坦然,因为黄绢迟早会想到这一点,而当黄绢想到这一点时,要做手脚对付他,自然再容易也没有。

      所以,他心念电转之后,也真正恢复了镇定,比黄绢的做作,自然得多。他指着自己:“把我做人质,只怕没有甚么用处!”

      自黄绢半瞇着的双眼之中,露出十分凶狠的光芒来。原振侠又道:“该死的一个女巫,哪里知道甚么情义,只怕我要死了,她也会毫不在乎!”

      他在这样说的时候,心中苦笑:玛仙,你可别怪我,这时我非这样说不可!

      黄绢连声冷笑:“走着瞧!”

      原振侠一摊手:“好!这么说,你是准备留我在这里了?我也正有此意!这是我来见你的目的——我相信好几个白化星人,很快就会来找李固,我对他们比较熟悉,所以要留在这里等他们!”

      原振侠这一番话,出自真心,黄绢一时之间,倒也难以下甚么决定。

      原振侠又道:“不论怎么样,李固的同类既然愿意帮助他,总是一股力量——而且我看,这股力量比地球上的力量来得有用,不必拒绝?!?br />
      他说了之后,略停了一停,才又道:“也没有力量可以拒绝!”

      黄绢冷冷地望着他,原振侠道:“带我到李固的身边去,准备一些装置,好让我们能和白化星人沟通!”

      黄绢冷冷地反问:“我们?”

      原振侠道:“当然是我们,你难道肯离开李固,只让我一个人陪他!”

      黄绢陡然转过头去,像是在那一剎间,她连看也不想看原振侠。她气息急促,胸脯起伏,可见她在那时,心情十分激动。

      过了约莫一分钟,她没有说甚么,用手在腰际的一个??匾巧?,按了一按。她办公室的一幅墙,向两边分开,那是一道暗门。

      暗门一打开,原振侠就看到了李固。

      暗门后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间,光线柔和,可是却十分空洞,只有两张相当舒适的安乐椅,面对面放着,李固就坐在其中的一张上。他看来仍然俊美,脸上带着一种无法捉摸,却又几乎固定的笑容。

      原振侠一看到这种情形,心中不禁一阵发酸。他自然一看就可以知道,那另一张椅子是为黄绢而设的——黄绢一定长时间地坐在那张椅子上,面对着她心爱的李固,然后伤心欲绝!

      这当真是十分凄惨的情景,原振侠口唇颤动,挣扎了好几次,终于说了出来:“你——实在不必这样折磨你自己的!”

      黄绢的回答,却如同一柄利刃一样,直插入他的心口:“原医生,这一切都拜你所赐!”

      原振侠没有再为自己辩护,他甚至没有勇气回过头来看一看黄绢。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:“着人弄一架或几架电视机来!白化星人来了,就可以和他们沟通?!?br />
      黄绢发出了命令之后,先走进暗门去,在李固的对面,坐了下来,原振侠也跟了进去。暗室中没有多余的椅子,所以原振侠只是站着。


    官方下载pc蛋蛋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官方下载pc蛋蛋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