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是穷人枷锁还是富人“特权”?菲律宾艰难推动离婚合法化 2018-03-26
  • 好听的网络歌曲排行榜 2018-03-26
  • 山东济宁三位年轻创客种果树种出了名堂 2018-03-26
  • 逛巴扎 吃烤肉 谈致富 聚人心——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好亲戚 2018-03-26
  • 广西政协原副主席刘君被开除党籍 降为副处级 2018-03-26
  • 6.17国锐境界湖景独栋盛大启幕 2018-03-26
  • 孙瑜退出全英赛女单实力被削减 女双增两组国羽选手 2018-03-26
  • 《巡视利剑》:顺党心合民意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考虑放宽对国外电动汽车制造商政策限制 2018-03-26
  • 不忘初心 不惧将来 ——《看见》读后感 2018-03-26
  • 强国博客新版上线:说体验的感受 寻心中的名博—强国博客管理员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委员热议机构改革:符合外交需要 体现大国胸怀 2018-03-26
  • 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(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全文完整版 2018-03-26
  • 泰州市行政体制机制改革今年将有系列新动作 2018-03-26
  • 龙口这天气昨天热死人 明天冻煞人! 2018-03-26
  • 官方下载pc蛋蛋 > 原振侠传奇 > 催命情圣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二一


      原振侠坚持原来的话题:“说说你刚才提到的,使我可以真正爱你的方法?”

      玛仙叹了一声:“你问我,就是没有方法,等你不再问我时,就自然不必再用甚么方法!”

      玛仙的说法相当奇特,可是原振侠却完全知道她是甚么意思!

      玛仙的意思是:一切都要自然而然,发乎内心。若是依靠了甚么方法,那么,制造出来的,绝不会是真正的爱情!

      可是玛仙在这样说的时候,在她的俏脸之上,又有十分复杂的神情。是不是她的心中,又想到了甚么,可是却没有说出来呢?

      不知为甚么,在和古托说话时的那种不安的情绪,又涌了上来,令得原振侠十分心慌意乱。他拉过了玛仙的手来,按在自己的心口,这时,他心跳得十分剧烈!

      玛仙“啊”地一声:“你在害怕甚么?”

      原振侠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感到——会有一些可怕的事发生!”

      他上次捕捉到自己害怕的原因,是怕有人会破了玛仙的“血魇法”。古托告诉过他,不会有这个可能,可是这时他又感到了害怕,那是为了甚么?

      他心底深处知道,还是为了怕有人,会破了玛仙施在李固身上的血魇法!

      他一面把玛仙紧紧搂在怀中,一面缓缓地道:“古托告诉我,你令得李固成为白痴的那一种巫术,叫作血魇法!”

      玛仙像是很不高兴,皱着眉:“古托对巫术知道得不少,可是他不应该向你提起这些!”

      原振侠疾声道:“不,他必须向我提起,因为事情和巫术世界的大斗法有关。他要确知你所施的巫术是无法破解的,才能平息这场争斗!”

      玛仙的身子扭动了一下,腻声道:“别对一个女巫喋喋不休地谈巫术,她会闷的。就像要是我不断向你提解剖学一样,你也会觉得乏味!”

      原振侠举起了一只手:“只再问你一个问题!”

      玛仙也举起一只手来,和原振侠的手紧握:“只准问一个!”

     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:“古托说,世上没有人可以破解血魇法,是不是真的?”

      玛仙沉吟了片刻:“不能说得那么肯定——”

      原振侠大是着急:“若是有人可以破解,那么,发生在李固身上的情形,岂不是要转移到你的身上?”

      玛仙又呆了片刻,在那片刻之间,她只有惘然之色,令得原振侠看得心中忐忑不安。过了一会,她才道:“理论是这样!”

      原振侠陡地吸了一口气:“谁?谁有这个能力?”

      他在这样问的时候,心情紧张之极!因为,具有这种能力的人,毫无疑问,就是玛仙最大的敌人,自然也就是原振侠最大的敌人!

      玛仙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把她自己的全身放软,像是猫一样地偎依在原振侠的怀中。

      她缓缓地说:“只有我自己,才能把血魇法收回来!”

      原振侠听了,先是一呆,随即大大松了一口气,剎那之间,有被玛仙捉弄了的感觉。他发出了一声怪叫,伸手在玛仙浑圆的臀部,重重地打了一下,发出了一下清脆的声响。

      打了之后,他又不禁呆了一呆。因为平常的话,玛仙一定会娇笑起来,可是这时,玛仙却仍然秀眉微蹙,好像心事重重。

      原振侠托起了她的脸来:“很不公平,你可以知道我想甚么,可是我完全不知道你想甚么!”

      玛仙幽幽地长叹了一声:“这些日子来,我一个人躲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,几乎不和外界作任何接触——”

      她说到这里,略顿一顿。原振侠道:“难怪那么多人,想找你找不到!”

      玛仙缓缓道:“我是故意的,我需要一个人好好地想通一个问题!”

      原振侠想笑,可是在玛仙的神情上,他觉出事态的严重,那竟然使他笑不出来。他怔怔地望着玛仙,玛仙神情阴晴不定,显示她心中正有极大的难题!

      原振侠轻拍着她的后背:“原来我的女巫之王,在遇上难题时,也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!”

      §第三章

      玛仙幽幽地望了原振侠一眼,没有说甚么。原振侠不知道她有甚么心事,想问也无从问起,他只好轻搂着玛仙,享受着这暂时的宁静。

      他预感到会有非常的变化来到,可是他却无法知道,那是甚么样的变化?

      过了好一会,玛仙又缓缓地问了那个她已经问过的问题:“我们这样对付白化星人李固,是不是做错了?”

      原振侠听得玛仙一再问起这个问题来,他也知道其中必然有十分严重的原因。

      他想了一想,才十分小心地回答:“我想没有错!人心难测,没有人会知道,具有那么多超异能力的一个白化星人,会在地球上做出甚么事情来?令得他毫无痛苦地变成白痴,是最好的办法!”

      玛仙认真地听着,原振侠从来也未曾在她美丽的脸庞上,看到过那么专注的神情。

      原振侠讲了之后,玛仙又想了一会,才道:“可是,那令得黄绢伤心欲绝!”

      原振侠双手捧住了她的脸——她那种全神贯注的样子,令得原振侠十分心痛:“小玛仙,中国有一句古话:‘一路哭,不如一家哭’。处理了一个为祸人间的坏人,这坏人的一家自然会哭,可是却可以免得一路的人被他所害。我们对付李固,也是一样!”

      玛仙垂下了眼睑,睫毛颤动着:“我的意思是,根本对李固的行为,判断错误!”

      原振侠有点不耐烦:“你究竟想证明甚么?”


    官方下载pc蛋蛋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官方下载pc蛋蛋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