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是穷人枷锁还是富人“特权”?菲律宾艰难推动离婚合法化 2018-03-26
  • 好听的网络歌曲排行榜 2018-03-26
  • 山东济宁三位年轻创客种果树种出了名堂 2018-03-26
  • 逛巴扎 吃烤肉 谈致富 聚人心——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的好亲戚 2018-03-26
  • 广西政协原副主席刘君被开除党籍 降为副处级 2018-03-26
  • 6.17国锐境界湖景独栋盛大启幕 2018-03-26
  • 孙瑜退出全英赛女单实力被削减 女双增两组国羽选手 2018-03-26
  • 《巡视利剑》:顺党心合民意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考虑放宽对国外电动汽车制造商政策限制 2018-03-26
  • 不忘初心 不惧将来 ——《看见》读后感 2018-03-26
  • 强国博客新版上线:说体验的感受 寻心中的名博—强国博客管理员.blog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委员热议机构改革:符合外交需要 体现大国胸怀 2018-03-26
  • 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(木澜汐免费全文阅读)全文免费阅读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,婚内错爱: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全文完整版 2018-03-26
  • 泰州市行政体制机制改革今年将有系列新动作 2018-03-26
  • 龙口这天气昨天热死人 明天冻煞人! 2018-03-26
  • 官方下载pc蛋蛋 > 原振侠传奇 > 劫数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一六


      她说到这里,现出一个令人目为之眩的美丽神情:“这是巫术的邀请,要是你爽约——你不来的话,我将无法离开那个小岛!”

      原振侠苦笑:“有必要吗?”

      玛仙低叹了一声:“有——因为你——可能会不来,而且,期限只有一年——”

      原振侠笑了起来:“期限太长了吧!我立刻动身,三天之内大概可以到了——”

      玛仙轻轻抽出手来,把金环留在原振侠的手中,然后用手指轻按他的鼻尖:“人的一生之中,会有太多料不到的事情发生的——”

      原振侠再次握住了她的手,把她拉近了些:“对啊,如果我搭乘飞机失事了,那就永远到不了。所以,不如考虑我刚才的提议——”

      玛仙气息急促,胸脯起伏,显然原振侠的话,使她感到了极度的诱惑。

      原振侠继续他的引诱:“或者,反正时间还早,先到我那里,喝点酒,听听音乐?”

      或许是由于原振侠的引诱伎俩太拙劣了,他这两句话一出口,玛仙如梦初醒,一下子挣了开去。同时,以极快的动作打开门,闪身而出。

     ?。ㄋ亩魇侨绱酥?,就像是她根本未曾打开过车门,人就到了车外。因为原振侠立时伸手去拉她,手已碰在车门上。)

     ?。ㄔ裣谰欠从Τ俣鄣娜恕?br />
      原振侠只来得及叫:“等一等——”

      他一面叫,一面想打开门追出去??墒锹晗梢桓鲎?,用她的身子顶住了车门。

      原振侠应该是可以硬将车门推开来的,可是就在那时候,隔着玻璃,他接触到了玛仙的眼神。

      在她的眼神之中,如水波一样的柔情,正荡漾出“请不要”这三个字来。那种魅力令人无法抗拒,原振侠自然而然,一点气力也使不出来。

      他只能按下一个掣钮,使车窗玻璃落下,立即听到了玛仙的声音:“那小岛,几百年都归巫术宗师所有,所以有着不少神秘而不可思议的事。你来了,不论住多久,都保证不会寂寞——”

      原振侠笑着摇头:“何必要其他的——只要有你在,就不论住多久,都不会寂寞——”

      玛仙笑得极甜,可是她的话,却令原振侠怵然而惊。她道:“别在一个女巫面前胡乱许愿!女巫要是一认真,你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——”

      她一面说,一面还把手指在原振侠的嘴唇之上,轻轻按了一下。

      在原振侠感到飘然不知所以时,她已经转过身,飘然而去。

      原振侠后来,一直不能肯定,那一天晚上,是他在车中怔呆了太久,还是玛仙的动作太快?总之,当他定过神来,推开车门时,寒风袭来,他扬目四顾,黑暗之中,哪里还有玛仙的踪影?

      原振侠没有追出去寻找,也没有出声呼叫,因为玛仙是如此不寻常,她不想出现时,怎么叫也没有用。而当她愿意出现时,她自然就会出现——她甚至能在万里之外,知道他情绪是好是坏!

      回到车子之后,原振侠又发了一会怔,才驾车回去。一路上,他都在想,刚才听了玛仙的“警告”,竟然怵然而惊,那是为了甚么?

      玛仙那么能干,那么艳丽,作为伴侣,实在不能再好了——然而原振侠知道自己的性格:伴侣是一回事,甚至长期伴侣,也可以是同一回事,但是永久伴侣,那却是另一回事——

      是不是在感情上,不相信有永恒呢?还是在观念上,认为永恒的爱情,会成为一种不能变化的束缚?是天性追求绝无羁绊的自由,还是在潜意识中觉得,只有一个异性无法满足?

      原振侠不断想着——自然没有结论,他曾不止一次地这样想,都没有结论?;蛐碚庖舱撬男愿?,他不要下结论,任何事,一有了结论,就成了定局,就不再有变化,就和他的想法不合。

      当车子在屋子前停下时,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:“和任何单独一个人,永远在一起,我想我总有一天会感到寂寞的——”

      他的话,在这样的寒夜中,当然没有听众。在他走出车子的时候,他在想:玛仙不知在哪里?应该不会很远,她是不是能用巫术的力量,感应到我所说的那句话?还是她早已知道了,所以才会在我那样说的时候,警告我不要乱许愿?

      进了屋子之后,原振侠突然感到再也没有一个时候那样需要酒过。他大大喝了一口,让烈酒化为一股暖流,在他体内缓缓流转,闭上眼,设想着到了巫师岛之后,可以料到会发生的那种情形。玛仙娇艳的身影在他眼前浮现,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燥热。

      正在这时候,电话铃陡然响了起来。电话铃响得十分不合时宜,打断了原振侠的遐思,他极不愿意接听。

      若不是为了电话有可能是玛仙打来的,他一定不会去接听,他叹了一声!

      原振侠伸手拿起电话听筒来的一剎间,他感到玛仙不和他到这里来,真有道理——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岛,和如今这样一个小小的空间,差得太远了!一方面可以把快乐扩大千万倍;而另一方面,却可以把快乐减少千万倍——

      他拿起了电话,就听到了一个急促的声音:“原医生?你是原医生?”

      由于原振侠是从甜蜜美丽、令人神驰的遐思之中硬被拉回来的,他的思绪还有一半逗留在他编织出来的情景之中。所以那声音尽管听来很熟,可是他一时之间,竟想不起那是甚么人来!


    官方下载pc蛋蛋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官方下载pc蛋蛋 下一页